台東。關山慈濟醫院

「虧你還滿白的,以後臉上可能就會紅紅一塊嚕!可是沒關係,另外一邊的腮紅擦多一點就好了......」護士一邊幫我清理傷口,一邊安慰我,但這時候,我怎麼也開心不起來,真是討厭的狗,討厭的紅藥水。

正當我煩惱面子問題的同時,急診室的門又打開了。

「醫生!他的氣喘又發作了啦!」一個老夫人帶著一位老先生進來,焦急的對醫生說。

這時護士也馬上走向前去(當時只有一位護士),協助老先生躺下,以及使用某種儀器。

我在旁邊靜靜的看著,從他們交談當中,可以感覺到老先生似乎不是第一次這樣,而醫生與老夫人也好像有相當程度的認識;此外,隨後又有一位少婦,帶著兩名稚子前來,不知道是老先生的媳婦還是女兒。

大愛劇場般的場景,就在我眼前放映。

當護士又回來幫我清理傷口時,我問到南橫中的醫療機構。她說,山上醫療資源其實相當缺乏,有些部落甚至沒有診所。因此,他們會定期上山,至下馬、霧鹿、利稻等聚落為村民看病,以及關心聚落居民的生活狀況。

偏遠地區醫療資源之缺乏,是我們難以想像的,若非這次經驗,我也許也不能體會他們不方便的千分甚至萬分之一;近年來雖然有慈濟、基督教醫院、醫學院學生等團體進入山區,但,這些地區仍需要長駐的醫療機構,或是建立一套完整的機制。

可是,在這個「利」字掛帥的社會,對醫生而言,到偏遠地區長駐也許是件毫無吸引力的事情,畢竟當地人口少,且人口結構非老即幼,家境通常也不會好到哪兒去;加上開一家醫院,只有醫生是不夠的,只有一位醫生也是不行的;且為了少數人開設醫院,搞不好又會被冠上浪費資源的罪名,就像偏遠地區小學一間又一間收攤一樣...

其實醫療匱乏延伸出來的問題相當多,可是照護偏遠地區醫療又困難重重;我並不是這個領域的專業,因此也許只能耍耍嘴皮,也無能為力。但還是希望能有更多專業的醫療工作者,可以撥空關心這項議題。

清理傷口完畢,護士建議我先到鎮上走走,吃個早餐,七八點再回來,到醫院附屬的醫療用品店買棉棒、食鹽水、無酒精碘酒再離開。

我向他道了謝,到鎮上走走。

台東。關山

來的時候,天還沒完全亮,加上頭腦昏沉,沒看到多少醫院附近的景色;走出醫院才發現,迎面而來的,竟是一大片的綠色地毯,還有青嵐滿佈的山脈。

tzuya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