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園別館

第三次來到松園別館的這天,很巧的是,老天爺還是不給我晴天,天空下了雨,雖然氣氛添了些「詩意」,但內心有股淡淡的「失意」,空氣中更是一片「濕意」。發生一件巧合,更添了些「詭異」,我要說的是,二樓窗上的拼貼詩,居然隔天在林田山咖啡館的書架上「翻」到了。

《昨日》
在回憶的霧氣之中
我彷彿看見昨日的你的影子,悠悠地對我微笑
這城市裡空無一人
穿越城市的上空,只剩下灰色的空氣不斷上昇
在你影子逃離的那一刻起,羅盤開始旋轉
微弱的日光和霧氣讓我漸漸看不清前方
飄浮在過去的我,與我的未來,開 始 疏 離
-楊叔芳 2004年8月


松園別館窗上的詩

看到昨天看到的詩塊,從書裡蹦出來,那感覺是相當開心的。

我小小的淺薄的自我意識的主觀解讀,作者之所以會把這首詩拆解成窗上的樣子,最關鍵的應該是最後的「開 始 疏 離」,也就是字與字之間產生了所謂的「疏 離」,而疏離之後,「飄浮」在窗上,窗上,間接代表著「過去的我」,這副字漂浮在玻璃上的景象也就像是「穿越城市的上空,只剩下灰色的空氣不斷上昇」,而由於字擾亂了視線,因此「我漸漸看不清前方」,整個景象也就是藏在一開頭的「昨日的你的影子」,「昨日」的影子,在窗上「對我微笑」。

「昨日」,這首詩,窗上的倒影,還有對於當下對讀詩者或是觀眾,看到詩的那刻,這首詩,這副景象,以至於整個松園別館,都成為了回憶裡的「昨日」。

松園別館的「別」字,常讓我與「離別」想在一塊兒。不管是痴情的韓籍慰安婦與神風特攻隊員的故事,或是日本軍官在此切腹自殺的事情,或是當時夜夜笙歌的舞會,或是現在常常看到的婚紗新人,這是個相聚的地方,也是個最終的離別所在,不管是與人的離別、與自己的離別、與地點的離別、與青春的離別;雖然知道這裡的「別」不是這個意思,我還是對「別」字下了這樣的註解。

因為這個「別」字,造成了「昨日」,抑或是「昨日」造成了「別」字?

松園別館
[窗上剪詩影響,加上天氣不好,這天拍了幾張剪影。]

松園別館

第一次來松園,是在整修之前,教授說,這裡是花蓮視野最好的地方之一,我們吃了當時在松園營業的店家的餐點,一邊吃,一邊聊,一邊看海。

松園別館
[從松園,可以看得到海。]

松園別館
[第一次來,松樹們,也都不用繩索當拐杖。]

第二次來,傍晚,近乎天黑,松園在整修。

這次,是個雨天。拜訪的人很多,男男,女女,男女,大家喜歡在一樓的走廊、從二樓的陽台向外拍,或是找廊尾的大窗,留下他們的「昨日」。

大家在這裡遇見昨日,回憶昨日,創造昨日。

松園別館
[一樓走廊,廊柱上都是詩歌節的詩。]

松園別館
[二樓陽台。]

松園別館

--

如果在花蓮市區挑一個不可不去的地方,松園別館會是我的選擇。

期待下次不要只有松雨,還可以看見藍天中的松濤。

--

松園別館
地址:花蓮縣花蓮市水源路26號
電話:(03)834-8777
歷史與人文資訊都非常豐富的松園別館網站
http://pinegarden9.myweb.hinet.net/


檢視較大的地圖







    文章標籤

    花蓮 松園別館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zuya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